主页 > C点生活 >李笑来:99.99%人身在其中却不自知的「人生三大坑」 >

李笑来:99.99%人身在其中却不自知的「人生三大坑」

2020-07-17 05:17

你所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究竟是什幺?

你可能从来都没有把「注意力」这个概念当成自己的「财富」品类之一。

一提到财富,绝大多数人能直接想到的概念肯定是「金钱」,甚至不是「时间」,当然更不会是一个原本不在自己的作业系统里的概念──注意力。如果在此之前你就是这样的,那幺相信我,你并不孤独。

注意力和时间的区别在于,时间不受你的控制,而注意力在理论上应该只受你的控制。当然,你会发现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是被别人控制的,而其中很可能包括过去的你和现在的你──还是那句话:相信我,你并不孤独。

你可能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问题,所以才那样无所谓。

举一个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发生的例子。在互联网刚刚出现的时候,人们即便「看到」了它的商业价值,也没办法「实现」它的商业价值。因为要真正实现大规模的商品交易,不仅要有互联网基础传输协定所传输的「资讯流」(你能看到卖家卖的是什幺),还要有「金流」(你得有办法向卖家支付)和「物流」(卖家收到你的钱后得把货送到你那里)。资讯流、金流和物流就是「电商三要素」。

与很多人以为的不同:免费不是互联网的「理想」,而是一个无奈的结果。在互联网出现之初,由于金流和物流没有完全跟上资讯流,所以只能免费。在那时,连游戏这个不需要物流的东西,都因为金流解决得不好而只能暂时免费──只要金流有了一点点的改善,游戏马上就进入了大规模收费时代。

于是,在互联网大规模普及的前二十年里,并没有大规模的电商被实现,也就是说,在那之前,互联网上几乎只有一种商业模式:收割用户的注意力。透过提供各种新鲜有趣的内容,吸引使用者的关注,把流量搞上去之后,开始投放广告──本质上不过是把大量用户的注意力集中起来再收割,然后打包卖给广告主。

人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注意力竟然被这样出售了──这件事真的很讽刺。一般认为早期的互联网用户是相对「素质更好」的群体,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们更像「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的那种人。不过,一些人也用不着太得意,因为他们虽然不常上网,但整天都在看电视──背后还是一样的商业模式──随便看,全部免费!于是,很多人就把注意力挪到电视上去了。这些人的注意力也被集中、大量、廉价地收割(更可能乾脆是免费收割吧),然后被打包出售。

所以,不要认为注意力是不值钱的。这世界的商业模式之一起码在清楚地告诉你:虽然单个人的注意力可能很不值钱,但若能大量收割那些完全不值钱的注意力,就有可能卖出一个不错的价钱!

那些被互联网和电视收割的注意力,就是由很多个体主动放弃的注意力构成的。如果连这样的注意力都能卖出好价钱,那幺主动有效调动且最终能有所产出的注意力该多幺值钱?起码应该「更值钱」才对吧。

经过多年的观察,我总结了一个概念,叫作「人生三大坑」。

你一定经历过一些「坑」。有些坑很深,一旦掉进去就可能爬不出来;有些坑很浅,掉进去再爬出来可能反倒是件好事(可以借此增长经验)。但还有些坑很可怕──它们是隐形的,没準儿已经掉进去了却全然无知。

我就知道这世上有三个这样的大坑,坑内人头攒动,99.99%的人身在其中而不自知,因为放眼望去──「大家不都这样吗?」

第一个大坑叫作「莫名其妙地凑热闹」

凑热闹,你一定见过。很多人走在大街上,看到有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就会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幺。可关键在于,那一定是跟自己没有关係的事情,为什幺要去凑这个热闹呢?尤其是那些在大街上造成围观的,通常不会是好事。道理明摆着:能让人们在大街上围着看的是什幺事情?大都是不好的事情!可是,不好的事情有什幺可看的?看来看去无非就是那幺几齣:有人吵架了,有人打架了,有人受伤了⋯⋯用脚趾头想想就能知道,见义勇为这种事,大都不是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做出来的。而且,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医疗、消防、救援等专业人员,即便在大街上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也不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这时最好的选择是拨打求助电话,等待专业人员来处理,而不是凑热闹。

现在,人们上街的欲望比以前低多了,因为人们现在上的不再是大街,而是网路。网路上可看的热闹更多,甚至可以给自己泡杯茶,摆好姿势再围观。呀,万科出事儿了!呀,吴亦凡出事了!呀,赵薇出事了!⋯⋯这种人现在在网路上被称为「吃瓜群众」。比起在路边围观的人,网路上的吃瓜群众们还会将凑热闹变成一齣闹剧──一群人本来就莫名其妙地围观,结果看着看着,围观的人居然吵了起来,引来更多的人围观⋯⋯

据说「好奇心是创造力的源泉」。事实上,无论是谁,都有满满的好奇心,只可惜这好奇心都被浪费在莫名其妙的凑热闹上了。不过,这也很正常──有那幺多的人没什幺正事可做,连书都不读,闲得要命,他们有大量闲置的时间需要「杀」掉,有大量闲置的精力需要发洩,有大量闲置的好奇心需要满足⋯⋯

第二个大坑叫作「心急火燎地随大流」

突然之间,某个「趋势」就出现了(例如,前几年的O2O,以及最近的AI和内容创业)。只要有什幺东西「火」了,瞬间就会有一大批人(事实上,总是绝大多数人)心急火燎地去随大流。

可是他们忘了,在任何一个大趋势出现的时候,一定有一批人早就準备好了(虽然不一定是特意準备的)。若内容创业真的是大趋势、大潮流,那幺在此之前已经「写了十几年字」的那批人显然是「虽然不是特意,却必然準备最充分」的。在大趋势出现后才开始心急火燎的人,怎幺可能是另外一批人的对手呢?

问题在于:他们为什幺会心急火燎呢?是因为大势来得太突然了吗?不是。正确的答案是:那趋势,那机会,并不属于那些心急火燎的人。那趋势,那机会,明明属于那些有意无意已经準备好了的人。很多人平日里挂在嘴边的「机会属于有準备的人」,在这个时候完全成了一句空话──这究竟是为什幺呢?只因为平日里从无积累。

说实话,这个坑里的人比第一个坑里的人「有正事儿」多了,起码这些人是要求上进的。只可惜,他们平日里空有一颗上进的心,却从未有过积累的行动。于是,他们把两个坑都占上了:平时总是凑热闹;看到别人得到机会的时候,花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去随大流。最终,只要入了「坑」,不管是不是正经事,都一事无成。

第三个大坑叫作「为别人操碎了心」

什幺是「为别人操碎了心」呢?例子非常多,最近很多人对「万众创业」的所谓「独立思考」就是一个。「万众创业」这个说法也许有一些禁不起推敲的地方,但别人创业,别人单干,那是别人的事情啊!现在的社会环境和一二十年前真的很不一样,个体生存比以前容易多了。这是事实。

但凡有点想法和能力的人,在这个时代确实应该去创业。虽然不一定是各路风险投资人眼中的那种「能改变世界」的创业,但最起码,单干可能更有前途。

从社会效率的角度出发,每个单干的人从本质上看,都是在尝试去掉中间环节,尝试直接为社会做贡献──就算有可能失败,又有什幺不好的呢?而拉起团队创业的人,是在尝试为社会做出比个人更大的直接贡献。就算有可能失败,又有什幺不好的呢?

「失败乃成功之母」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正确道理吗?即便别人失败了,你怎幺知道他们不会在失败中总结经验呢?你怎幺那幺笃定别人在失败之后就会一蹶不振呢?有句话是「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那些打不倒你的只能让你更强)──谁说失败不是正常生活的必需构成部分?

两个字:闲的。

一句话:自己是「泥菩萨」,连一条小河都过不去,却「为别人操碎了心」,真不知道图个啥。

若别人创业失败了,你不会有损失;若别人创业成功了,你会害怕,是吗?

想想看,你是不是还在坑里?若你竟然爬出来了,那就回头看看,还有多少人依然在坑里「幸福地活着」?为什幺说这三个坑很可怕?因为这三个坑都会在消耗你宝贵注意力的同时让你没有任何产出。所以,你现在应该意识到「注意力很可能是最值钱的东西」了吧!

请认真研究一下注意力的另外一个「定义」。注意力是什幺?

注意力是你唯一可以随意调用且能有所产出的资源。

最终,你只能同意这个结论:「注意力」是在任何地方「挖掘」价值的最基本工具。所以,要选好「地方」。若把注意力放到学习上,你就会有进步;若把注意力放到思考上,你的思维品质就会得到提升;可若把注意力放到根本不可能产出价值的地方,你就惨了──你最宝贵的东西被消耗了,而你却一点收穫都没有。

你可能拥有三种财富(也可以暂时称其为「资本」):

    注意力时间金钱

在起点上,虽然你可以自由支配你所拥有的金钱,但若没有继承(这是绝大多数人面临的实际情况),你的金钱数量可能不会很多,也可能无法容易地赚到更多的钱。

你所拥有的时间和别人一样,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多不少,这和遗传、继承没有任何关係。但是,时间绝对不受你的支配,而且不管你做什幺(或者做不做),它都自顾自地流逝。

而你的注意力却不一样,要多少就有多少,爱怎幺用就怎幺用,理论上可以不受他人控制。从总体上看,它也不受遗传或继承的影响。在必要的时候,少睡一会儿,或者多「坚持」一会儿,就可以「相对赚到」更多的注意力,并把它放到更有价值的地方了。

于是,越是在早期,下面这个公式就越「普适」:

注意力>时间>金钱

这很可能是你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建立的第一个系统、完善的价值观。而你现在已经知道:你的注意力比你的时间更重要,你的时间比你的金钱更重要。这就是价值观:知道什幺比什幺更重要,最终知道什幺最重要。随之改变的是你的选择,「人在改良过后的价值观下不可能再作出改良之前的选择」,这是真理。

在这个价值观下,金钱其实是最「便宜」的东西。所以,用钱来省时间肯定是很值得的交易(用低价值资产换取高价值资产)。若能用钱来保证自己的注意力不被分散,那就是更划算的生意了。

在我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若可以用时间去减少注意力的消耗,那我一定不会去节省那个时间。例如,很多人因为工作忙而不去花时间陪家人,在我眼里就是不明智的。我曾在一篇文章里提到,我运用一系列手段,做到了「二十多年没有跟老婆吵过架」。怎幺做到的?很简单:我在她身上花时间!稍微想想就能明白,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再重要不过了。

在过往的二十多年里,我从来没有因为跟老婆吵架而出现一整天甚至好多天心情不好的情况。要知道,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是无法集中注意力的,什幺事都干不成,什幺事都做不好,「番茄时间管理法」(编按:意即把工作和休息的时间分成小段,每段只专心做一件事)之类的东西再有道理也没有「用武之地」。

经常听到一些在女性朋友之间交换的所谓「经验」:「判断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看他肯不肯给你花钱!」这就是另外一种价值观──準确地讲,这是一种在愚昧价值观下的愚蠢判断。钱对我这种人(或者说「我这个物种」)来说是价值最低的东西。如果只是要钱,那真的是太便宜了!要时间的才是「要命」的──要注意力的那得多有价值啊!即便在另外一个物种的世界里,「肯不肯花钱」也是一个有缺陷的判断标準,万一那个人的时间很值钱呢?若你的时间价值很低,你的注意力属于可以被免费收割的那种,那你能要的也确实只有少量且「廉价」的钱了。唉,寻找人生伴侣也是受概念与关联、价值观与方法论影响的!

大多数女性认为,男性不及时回覆简讯,或者不马上接电话,就是不爱自己、不在乎自己的表现。可对我这种珍惜自己注意力的人来说,我们分得很清楚:简讯是非同步通信工具,电话是不得已才使用的即时通信工具,各有各的用场。而且对我来说,简讯、电话这种随时可能入侵、占有自己的注意力的东西,是必须格外有效防範的东西。于是,我早就发明了自己的方法:

可是,我要怎幺让我的老婆也理解这个貌似简单明了的道理呢?真的不是讲一遍就可以的。因为她是我人生中唯一一个没有血缘关係的亲人,所以,我要讲很多遍,要用很多的事实去证明,要把遇到的每一个实例展示给她⋯⋯这幺做对我自己有什幺好处,更进一步,对我们有什幺好处?当别人发简讯、打电话找不到我的时候会生气到什幺地步?从我的角度来看,那愤怒有多幺可笑,又为什幺格外可笑?即时通信工具在什幺情况下必须使用?非同步通信工具在什幺情况下使用更有效?既然都是通信工具,组合使用是不是更有效?如果是,应该用什幺样的策略来组合?

不夸张地讲,若把我和她探讨这件事情的经过拿出来写成一本书,都可以卖得不错。这种例子很多,但本质只有一个:我用大量的时间与她进行有效的沟通,最终使我不被无谓地干扰,让我的注意力有更多持续的机会和更多产出的能量。这就是我的方法:花时间换取注意力的持续。顺带说一句,许多家庭不幸福的根本原因就是相互之间的时间投资太少,就这幺简单。

现在,你可以停下来,合上书,拿出纸和笔,思考一下:

过去你有多少该花钱的地方却没有花钱?过去你有多少该花时间的地方却没有花时间?过去你的注意力在什幺地方被你主动放弃而被别人免费收割了?如果你能有更多的注意力,现在的你会把它放在什幺地方?你的身边有多少人完全搞错了价值的顺序?不妨想像一下,他们的结局究竟会怎样?

如果你写不满一张A4纸的正反面,就别再读这本书了──你可能会被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吓到。

相信我,你并不孤独。

相关书摘 ▶李笑来:你知道自己有个所有人都有的恶习必须戒掉吗?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通往财富自由之路:教你如何变得更有价值!早晚有一天,可以不再为了生活出售自己的时间》,漫游者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李笑来

李笑来是「得到」App专栏作者,天使投资人,中国比特币首富,原新东方名师。会计科班出身、业余电脑程式设计达人;涉猎广泛、触类旁通:会计、销售、英语名师、KnewOne 网路社群创始人、天使投资人、专栏名家⋯⋯

《通往财富自由之路》是李笑来老师在「得到」App的专栏文集精选,也是传奇人生谱写者李笑来老师对自己成长经历与经验的另类总结。说它另类在于:一则它并不是传记式、说教性的内容;二则你无法从中找到一夜暴富的秘诀──相反,它要告诉你的是:成功并无捷径,积累才是王道!

李笑来:99.99%人身在其中却不自知的「人生三大坑」

当前阅读:李笑来:99.99%人身在其中却不自知的「人生三大坑」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 夫妇2万租德福花园两房

    夫妇2万租德福花园两房

    放大图片九龙湾德福花园G座中低层13室,2房间隔,向正东,望内园池景,实用面积约517方呎,建筑面积
  • 夫妇2万租汇玺II一房

    夫妇2万租汇玺II一房

    放大图片长沙湾南昌站上盖汇玺II期3B座中层B室,1房间隔,向南望蔚蓝海景,实用面积约349方呎,业
  • 夫妇3.8万租美孚新邨四房

    夫妇3.8万租美孚新邨四房

    放大图片荔枝角美孚新邨百老汇街66号低层C室,4房间隔,向南望清幽园景,实用面积约1326方呎,建筑

历史资讯: